滴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滴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挽留在他眼里成了无理取闹[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13:58 阅读: 来源:滴瓶厂家

div>

初见乔楠是去年冬天一个下着小雨的傍晚,我们商议好先到附近的米粉店填饱肚子,再聊她的故事。

米粉上上来了,乔楠舀了三大勺干辣椒撒在碗里,然后浇上那么多的醋,拎起筷子搅拌一番后大口吃起来。坐在对面的我看得目瞪口呆:这么辣、这么酸,如何下口?

“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刚烈、执拗,喜欢走极端。”她吸吸鼻子,笑了,牙齿雪白而整齐。乔楠是个很耐看的女孩,尽管皮肤有点黑。

孤独,让我更加依赖他

所有爱情故事开始的时候都很美丽,我和李佟的也一样,虽然仓促了一点——我同他认识不到半个月,就搬过去和他住在了一起。

不要以为我轻浮,其实直到大学四年级我才有我的第一次——和初恋男友。原以为这就是我这辈子最初和最后的男人,但是当他顺利地拿到了美国签证的时候,我就知道,初恋要结束了。

在上海我没有什么亲友。我很孤独。你能体会身处这个大城市里一个单身女人的滋味吗?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下班,走进地铁入口时总有一丝犹豫:要回去吗?要知道,回去等待你的只有冷冰冰的空房子。

所以当高大英俊的李佟和我有了交集时,你能想象我的心跳速度。李佟是一家深圳房地产公司驻上海办事处的经理,湖北十堰人,在老家有父母、兄妹,还有一个妻子。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痴痴地爱上他。他的高大帅气当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体贴入微——在他关注的目光里,我觉得自己像穿上水晶鞋的灰姑娘。他是喜欢我的,给我发短信,带我出去玩,一次次地惊叹:阿楠,你的嗓音真好听;阿楠,你真是太可爱了。

那个冬天是我最快乐的时刻。李佟有时候会半开玩笑说:要不,我每月给你一点生活费?我反而生气:不要,你把我看成什么了!我一点也不觉得和李佟住在一起不道德。我们两情相悦,他有妻子,那又怎么样?我没有准备破坏他的家庭,更不需要什么名分,我要的是一个在最寒冷的季节能抱着我入眠的男人。

李佟依然每天早晚都打电话回老家,问候父母,更主要是问候妻子。打完电话,看见我在一旁鼓着腮帮子不高兴的样子,他就哄我说:表面上的工夫还是要做的,我现在人不都属于你吗?他开始为我构想未来了:“你就留在我身边。我妻子不会来上海,过几年后,她对我的感情淡了,提出离婚我就顺水推舟离了,然后娶你……”我嗔怪他:谁要嫁你,心里却无比开心。

回了一趟老家,他提出分手

春节到了,李佟要回老家过年。他信誓旦旦,说一个星期后就回来。临行前一晚上,他抱着我,在我耳边不断地哈气。但是我的心里却忐忑不安:他的妻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他回去后也会这样对待那个女人吗?

与你耳鬓厮磨的人突然离开了,空虚一下子能把人给吞灭。我不愿意让父母见到我魂不守舍的样子,就找个借口没有回老家,留在上海天天掐算着日子等李佟回来。一天两天……7天过去了,他没有回来,说得再过两天。再过了两天,一大早我收到他的短信:“我生了个儿子,我做爸爸了!”

他的喜悦昭然若揭,而我却如五雷轰顶: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妻子怀孕;他回去是因为妻子要生孩子。我再打电话给他,他的语气显然有点不耐烦:很忙呢,等会儿再说。他越是这样,我越生气,更加拼命地拨他的手机。后来,他关机了。

房东找到我,说李先生已经打电话要求退租。如果我愿意住的话可以续租,一个月2000元。我目瞪口呆:李佟啊李佟,你也太狠心了吧。我手机上,留着他刚刚发来的短信:“家里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以后我们不再有任何联系,如果有,就只有金钱上的。”

我搬回以前住的小屋子。几天后,李佟回到上海,他约我在南京路步行街的一家面馆见面。尽管狠狠地被伤害了,我依然渴望见到他,并天真地以为:他迫于家庭压力才仓促提出分手,那绝对不是他自己的本意。但是,我又失望了。

李佟把我留在他那儿的唱片都带上了,放在一个塑料袋里交给我:“以后不要找我。你这么年轻,这么漂亮,以后一定能找到比我好的。”我的眼泪成串地流了下来:“我不要你离开我!”换成以前,他定会拿出纸巾给我擦拭,但是这次他没有:“不要这样,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呢。”听他这样一说,我“呼”地站起来,走到门口,把所有的唱片全数往街中心砸去,几十张圆溜溜的碟片撞击着地面,竟也能发出清脆透亮的声响……

散落一地的唱片果然引起了过路行人的注意,许多人把目光投向我们。他一脸的不自在,走到我面前低低说了一声:“不要激动好不好,我送你回家。”我不理他,梗在店门口就是不动。他终于不耐烦,说声“不要我送就算了,再见”,留下我一个人掉头就走。

我其实只是使点小性子啊,他怎么就可以抛下我一个!我小跑着去追他。左脚突然一个踉跄让我差点摔倒——原来是鞋跟断了,脚腕是一阵钻心的痛,让我不由地蹲下来半天起不了身,而李佟转眼间已经走出我模糊的视线。直到这时我才真正地意识到,这个男人已经一心要离开我了。

(“他有妻子和儿子,他为了保全家庭,已经决定和你分手。”我忍不住插了一句。“对,他有妻子,可是我们明明约好的,我呆在上海,那个女人在他老家,我们互不干涉,他怎么说变卦就变卦!”乔楠一脸的迷惑。)

自杀,唤不起他任何怜悯

躲在租来的小屋子里,我觉得自己已经被世界遗忘。我不停地给李佟发短信,但是他一条也没回。我去我们以前呆过的爱巢,他已经搬家走了。

我没有工作,没有钱,在上海也没有一个亲人,除了自己的身体已经一无所有。2004年2月14日那天,街头应该充满了鲜花和甜言蜜语,但我的小屋里却是一片冰冷和孤寂,我含着眼泪吞下两瓶安眠药。但是你知道吗?我不想死,我只是想让李佟知道,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不要,甚至性命。所以,服药之前我给他发一条短信。

他赶来了,将我送进医院。翻江倒海一般的洗胃,然后是挂点滴。躺在病床上,我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哀求他:“抱抱我。”他照做了,片刻过后就弹开,我甚至没来得及感受到他的温暖。离去的时候,他对我说:“小楠,希望你珍重,我以后不会再来了。”

他果然说到做到,之后我故伎重演,他果然没有出现。看见我左手腕这些疤痕了吗?这么丑陋这么深,都是为了他……我又割过3次腕,都打过电话给他想让他送我去医院,但是他没接都挂掉了。我的朋友打电话过去指责他怎么可以这么冷漠,他是这样回答的:“谁也没让她自杀。我已经救过她了。”

我成天脑子里想的就是如何引起李佟的注意,如何见到他一面。终于我又有了一个主意,同样这也是用我自己的身体和生命为赌注的。

那是3月份的一个下午,我毫不犹豫地吞下一瓶药丸,然后来到黄浦江畔。胃灼热,一阵阵绞痛,我拨通了110,说我想跳江自尽……

又是洗胃,又是一次坠入地狱的感觉。那个年轻的民警问我,是否有亲人接。我给了他李佟的电话。但是民警打完电话却说:“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对方说不愿意见你。”几个小时后,终于有人来了,是李佟的一个朋友刘哥。刘哥带来了一张纸条和两万元钱。纸条上是一段话——今后我保证和李佟不再有任何关系,如果再发生任何事情,李佟不承担法律责任。“钱我给你带来了,话也带到了,你收了李佟的钱就在这上面签个字,以后不要再去骚扰他。”刘哥不带任何表情地说。

如果我把自尊看得比什么都重的话,我当即会将那一叠子钱扔到地上,并狠狠地踩几脚,但是我不会这样做。我收下了,因为穷。数次自残不仅损害了我的身体,不菲的医疗费更花光了我原本就不多的积蓄。我还要活下去……把那两万元放入提包的那一瞬间,我像被剥光了皮一样难受。我清晰地感觉刘哥的嗓子里发出“咕噜”响声,以及他投射来的鄙夷目光。

(“为了不珍惜自己的人伤害自己,又何苦呢?”听我这样说,乔楠喃喃自语:我实在是不甘心!我年轻、漂亮,又不虚荣,从来不提什么非分要求,他怎么就舍得离开我呢?)

伤害完自己,我又去伤害他

我和他的故事还没有完。

他想回到妻子和儿子的身边,我不挡他。但他不应该就这样不要我了,要分手,也该堂堂正正的,我要他亲口对我说,因为不爱我所以不要我。而且,我更希望分手的时候他能狠狠地吻别我,同我做最后一次爱。这些仪式都完成,我也就死心了。现在他非但什么都没有给我,反而侮辱我,我恨他!

我千方百计打听到他家里的电话。我打114。开始不可能查得到,我就买来地图一一查找他家附近有些什么饭店、经营部,范围一点点地缩小,圈在几百个电话上,我一个个地拨,还真的给我找到了。接下来你也知道,无非是对着他的亲人说我和他的故事——那边一个苍老的声音说:“对不起,我们管不着。”

至于李佟自己,手机号码先后换了四五个。因为我每次都能查找到他的号码,然后给他发短信、打电话。还有什么?那就是给他的单位写匿名信,说他道德败坏之类的——这个好像没有什么效果,他依然还在当他的经理。我每次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女孩总是彬彬有礼地回答:“他出差了。”

所有能想得到的我都做了,但李佟就像消失了一样。我想他一定在骂我是疯子,而我也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疯。现在我还能经常做梦梦见他,我自己,却每次都在梦中哭醒……

乔楠叙说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帮她矫正:你不应该爱上一个有家室的人,你不应该为一个不珍惜你的人伤害自己,你不应该想法子报复他。但是,我的劝说、我的感叹却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我毕竟不是乔楠,对于爱情、责任,我并不比她懂得多。

我只能告诉她:与其说你痴情,还不如说你傻。站在李佟的角度,他会觉得自己粘惹了一个疯狂的、不可理喻的女人。你耗费的时间和心思越多,却让李佟离你越远,你们原有的感情也越淡。这样的简单算式为什么乔楠就不能懂呢?

这段本不应该发生的恋情,早应该结束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