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滴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煤矿的日子要越来越难过煤炭业巨头时代到来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55:01 阅读: 来源:滴瓶厂家

小煤矿的日子要越来越难过煤炭业巨头时代到来

小煤矿主的日子要越来越难过了,因为在未来五年的中国煤炭业规划蓝图中,并未给小煤矿留下多少生存空间,取而代之的,将是一个煤炭巨头涌现的时代。

1月22日,国家发改委向社会公布了《煤炭工业十一五规划》方案,以煤炭基地为依托、建设大型煤炭集团,是未来几年中国煤炭行业的发展方向。“中国煤炭业因此将进入一个深刻的变革期”,若干神华集团一样的煤炭巨头将逐个涌现,小煤矿的生存空间将被大大压缩,产业结构将升级。

而与此同时,中国煤炭工业也必须面对如何实现总量控制的现实难题。

巨头时代

在郭云涛描绘的蓝图中:到2010年,中国将拥有6到8个亿吨级,8到10个五千万吨级的大型煤炭集团,产量占到全国的50%以上,形成以煤为基础的煤电、煤化、煤路、港口等多元化发展。

国家安监总局研究中心兼中国煤炭工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郭云涛,是煤炭工业“十一五”规划单位负责人。在2月1日本报记者采访时,郭云涛说,中国煤炭工业已经开始进入深刻的变革期,未来的大集团和大基地建设,将提升煤炭工业现代化进程,改变中国煤炭工业的结构性矛盾。

早在1月22日,国家发改委公布的规划明确提出:要以建设13个大型煤炭基地为依托,建设若干个大集团,到2010年大型煤炭基地产量达到22.4亿吨。

这意味着,煤炭行业苦盼几年的基地建设终于被写进规划,逐步成为现实。同时,到2010年,大型煤矿采掘机械化程度预计将达到95%以上,中型煤矿达到80%以上,小型煤矿机械化、半机械化程度达到40%以上。

其实在“十五”期间,中国以神华集团为代表的大煤炭集团已陆续组建。陕西建立了陕煤集团、四川建立了川煤集团、黑龙江建立了龙煤集团等9个千万吨级集团建成,产能达到近4亿吨,机械化程度达到80%以上。

尽管如此,郭云涛认为,中国目前的煤炭工业产业结构矛盾与现代工业发展还不相适应,主要表现为整个行业产业集中度低、过于分散。

中国虽然去年产煤炭突破了23.5亿吨,但仍大小有近2万个煤矿。而美国每年产近12亿吨煤,只有1100个煤矿;澳大利亚产3亿吨,有100多个矿。

1月24日,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王显政在全国安全生产工作会议上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目前制约煤炭工业发展的粗放生产方式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变,煤炭工业近几年的好转是以产量增加为前提的,行业集中度仍很低。”

巨头的三大界限

目前,中国有亿吨级煤炭集团2个、五千万吨级的4个、千万吨级以上的31个,与规划提出大集团目标还有一定距离,同时在现实中操作起来也有一些实际困难。

大集团建设,就是在煤炭基地的基础上对资源进行重组,同时拉长煤炭产业链条。郭云涛认为大集团建设必须超越三大界限,即区域、行业、所有制界限。

区域界限,是指大集团可能是跨省收购和兼并。例如,现在的神华集团除了在内蒙和山西有煤矿,在新疆、湖南等地都有产业,最大一笔是把宁煤集团划为旗下。

郭认为,区域界限取决于各省对此问题的认识,不然跨省“作业”将有难度。坊间也传出了一些地区担心大集团可能会出现“跑马圈地”现象,“国家规划将进一步推动山西煤炭行业重组步伐,甚至可能是跨省重组。而山西将面临外来企业更大的竞争。”一位山西煤炭人士开始为山西煤炭资源担忧。

行业界限,则是指打破煤炭只生产煤的格局,延伸产业链条,形成煤电、煤化工、煤路等多元、上下游一体化发展。而大集团要实现坑口电厂,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能进入国家电网问题。煤化工除面临技术成熟度问题,还有规模和资金等硬性要求。

所有制界限,是指要建设混合性、各种资本都参与的煤炭工业投资方式,不但国有企业参与,外资、民营资本都可以进入。

大集团如何收购矿区内个体开采主体,政策和价格问题一直困扰各地煤炭企业。山西煤炭工业局局长王守桢认为,最大障碍是“规划中规定一个矿区一个开采主体,而现在是一个矿区多个开采主体,如何重组国家还没有相应的配套措施”。

郭认为,如能打破三大界限,则将为大集团建设打下很好的基础。在他看来,大集团建设成后,无论对中国煤炭市场开发、完善、交易,还是将来的相关行业利益规范,都将发挥积极作用,同时小煤矿生产空间将被压缩,因为先进生产力发展规律就是淘汰落后的生产方式,届时煤炭行业“傻、大、黑、粗”的面貌将得到改变。

而一些业内专家在为大集团战略叫好的同时,开始担心未来的煤炭产量问题,因为煤炭工业能否健康发展的另一个关键点是总量控制。

巨头也需控制

“煤炭总量过盛的危机是存在的”,王显政在1月24日和各地煤炭工业局局长座谈时,曾提醒各地要控制好煤炭总量生产,不然煤炭行业不可能实现健康发展。

发改委的规划也提出到2010年煤炭生产总量控制在26亿吨。

对此,国家发改委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牛犁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了他的担心:“根据我们的预算,到2010年控制在26亿吨的生产规模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个数据偏差很大。”

牛犁说,最近几年煤炭产需增速基本上都保持在10%以上的速度,每年增量大概在1.6亿吨。未来几年国内煤炭需求放缓的可能性不太大,按中国GDP保持在每年9.5%的增长水平粗略预算,到2010年可能需要30亿吨规模,至少也要达到28亿吨。

对此,郭云涛的解释是,26亿吨规模是按照中国GDP保持在每年8.5%增长速度核算的,但也考虑到了中国“十一五”期间随着能耗和污染物减排约束性指标推广,电力、冶金、建材行业淘汰耗能落后生产能力使能源消费强度增加,会节约一定量煤炭消费,同时在参考近20年的中国能源弹性系数基础上进行计算,提出了需求总量应在26亿吨。

“控制在26亿吨规模是一个动态的数据,在实际的经济运行中GDP的增速如果偏离了预测速度,那么可能就要相应地做出调整。”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局副局长朱宏任表达了同样观点,同时透露今年国家发改委将进一步推动煤炭等行业结构调整、加快制定配套政策,着力优化煤炭供给结构、加强上下游行业之间、区域之间的协调配合。